文山新聞網

  • 文山州官方門戶客戶端

  • 文山日報微信公眾號

  • 云南通文山黨政客戶端
  • 頭條
  • 文字要聞
  • 專題頻道
  • 掌上直播
  • 文山日報
  • 七都晚刊

  • 登錄文山日報媒體云賬號

    《豬嗷嗷叫》(七)(八)(九)

    發布時間:2019-05-10 09:10:17   作者:   點擊量 (17106)  

    入夜,發順家的人各自散去。

    一天之中逐級傳遞的怒氣還沒有消除,從縣委書記唐松到鄉長蘭正義,從蘭正義到駐村干部李發康,再從李發康到發順。這種逐級傳遞的怒氣在傳遞過程中不斷得到積累和加重,發順承受著這股巨大的怒氣。不過發順并不是開闊之人,他消受不了。

    所以,玉旺成為這股怒氣的最終承受者。

    兩個人的落魄家庭,發順充當著暴君。暴君必有暴行,首先發順得先喝點酒,酒勁上頭就趁著酒興挑玉旺的毛病,以便為想要實施的暴行尋找合理的依據。一曰批評教育和指正,二曰拳頭之下長記性。而玉旺最大的毛病在于一貫的示弱和一貫的隱忍,所以整日咔咔剁芭蕉喂豬成了發順挑出的毛病。

    “憨婆娘,大事不做,整日只會剁芭蕉喂豬!”發順挑起。

    剁芭蕉的玉旺受罵,無言之杠,往下剁的力度加大:“嗒嗒嗒。”今夜,發順家又不得安寧。

    最先傳出發順的酒后沒有條理污濁的叫罵聲,叫罵聲一直持續,越來越大聲。期間伴隨著鍋碗瓢盆落地、玻璃器皿破碎的聲音,玉旺隱忍不回應,發順獨角戲唱罷。緊接著就是拳頭擊打肉體的沉悶聲,頭顱撞擊門板的砰砰聲,且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兇狠。

    鄰里以及全村今夜又跟著不得安寧:“發順又發酒瘋打婆娘了!”“發順瘋了,打得這么厲害,會不會打死人?”暴行愈演愈烈,從未有過的激烈,因為清楚的能聽到玉旺絕望的慘叫和求饒聲:“不要打了……啊……不要打了……”鄰里乃至全村不由得為玉旺揪心:“去看看吧!勸勸,不然發順這畜生真把媳婦打死。”也有異議:“別人家的家事別去摻和,別去粘到發順。”

    坐等,觀望,持續的慘叫和求饒。

    “嘭!……啊!……砰”駐村未離開的李發康聞聲而來,暴行止于李發康破門而入。嘭!一腳踢開門。啊!一腳踢在發順屁股。砰!發順在地上狗啃。發順接著酒勁彈地而起欲反擊,再次被李發康一腳蹬倒,在地上借酒耍起賴:“管得真寬,管教自己婆娘也要摻和。”“砰!”又成功獲取李發康一腳:“你婆娘不是人啊!怎么經得住這么打!”李發康朝著地上的發順咆哮:“老子是干部,但也是你哥!”

    李發康曲蹲一把揪起發順的頭發,厲聲斥責:“你看看,你婆娘被你打成什么樣子了,狗雜種!”

    房間角落,玉旺倚著墻柱,臉腫著,眼青著,流著鼻血用袖子揩著。哭失了聲,瑟瑟發抖抽噎著。地上散落著實施暴行的衣架、掃把和柴火棒子。

    李發康指著墻角的玉旺:“打女人,一個大男人。滾過來!道歉。”

    發順賴在地上:“怎么可能跟一個女人道歉!”不容置疑,發順話還沒說完又再次獲得李發康以暴制暴的一擊。李發康揪著發順的頭發在地上拖行,拖到玉旺跟前,厲令:“道歉。”

    發順不得不屈服,嘴角流血,面部猙獰,朝著玉旺大聲:“對不起,以后我不打你了!”這不算道歉,抽噎中的玉旺再次被猙獰的發順刺激,渾身戰栗,雙手無力的向前揮舞:“啊……啊……別過來,別打我……”

    清官難斷家務事,而現在李發康管了,最直接,以暴制暴的方式。平息好這場別人家的暴亂以后,李發康還要去村民小組長家,明天要組織全村的勞力上山找豬。

    “發順,你再打婆娘,我把你手腳卸下來。”李發康臨走之前警告。發順失了神,蔫在一邊抽著煙不做回應,算是一種妥協。玉旺在另一邊繼續抽泣,李發康的眼睛掃過來,看到她干巴的咧嘴表示感謝。

    “玉旺,這狗雜種以后還打你,你告訴我,過不下去就離婚!”聽到李發康建議離婚,發順瞪了李發康一眼。

    絕不試圖去贊美,只需要真實的描述。單純地描述一個場景,從發順家出來李發康接著奔赴下一家,從一件事奔赴另一件與上一件毫無關聯的事。著重于時間,深夜,狗都不吠的深夜。基層干部扮演著一個類似于父母的角色,喋喋不休,殫心竭慮,苦口婆心以換來民眾早就該具備的覺悟。基層干部的工作類似于在瑣碎的河流中浮沉,這種瑣碎的處理,要么細致入微,要么身敗名裂。

    次日,天還未亮。發順的瘋叫聲又將整個村子喊得不得安寧。這種瘋喊還不同以往,是沿著村道瘋跑瘋喊。仔細一聽發順瘋喊的內容:

    “哇呀呀!李發康,我婆娘跑啦!不見啦!”

    “哇呀呀,李發康,你個狗雜種,你促我婆娘跟我離婚!”

    “李發康,你個憨雜種!”

    發順的瘋喊一直持續到天亮,重復性地奔走叫喊以至于全村的人起來知道的第一件事情是這樣的:駐村干部李發康建議玉旺和發順離婚,從而導致了玉旺現在不知所蹤。

    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的傳統真理面前,村民一致認為發順打婆娘是自家的小事小惡,而李發康一舉則是大惡。這是大多數人的認為,可暫且成為正確。

    瘋喊到天明的發順終在喊累的時候靜了下來,木訥,兩眼無神。現在他終于是一個人了,他從未想過會一個人。不過還想推脫責任或者是博取更多的同情,有氣無力地嘟囔著:“狗日的李發康!”

    老巖勸解:“發順,怎么了?”

    發順捏著煙屁股:“狗日的李發康促玉旺和我離婚,玉旺就跑丟了。”

    老巖:“那你婆娘到底跑哪里了?”

    發順:“昨晚那瘋婆娘揩干凈鼻血就往外跑,跑進了林子里,跑得太瘋,我追不上她。”

    二黑附和:“嗯,真的狗日的李發康。”

    再次將行動軌跡倒述到起初找豬的林子來,還是一樣的場景描寫:村北邊是森林,最外圍是退耕還林后村民種下的松林,往深處走,是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為什么要舊景重提呢?因為據發順的描述,昨晚玉旺就是趁著月色跑向這個方向的,并最終音訊全無。

    外圍的松林中,大規模的人群聚集。昨夜發順家的叫喊,成為今早眾人的談資。議論紛紛的眾人最終統一意見:“玉旺失蹤的原因可歸結為,由于李發康這個外人擅自插手發順家的家事。”

    鄉長蘭正義一大早便聞訊趕來,貧困村特困戶的婆娘丟了,這是天大的事。此時蘭正義正訓斥著奔忙一夜的李發康:“豬的問題還沒解決好,現在你又弄出個丟人!太丟人了!”

    李發康:“發順都快把他婆娘打死了,所以我就……”

    蘭正義:“自己的事情都還沒處理好,還有心思管別人的家事。”

    旁觀李發康被訓斥的發順這會又有了力氣,恨恨地:“蘭鄉長,就是他要管我教育我自己的婆娘,我婆娘才丟的。他還促我婆娘跟我離婚……”

    蘭正義:“發順,你給老子閉嘴。”

    太陽出來,林子中的濃霧散開。村莊里的能動勞力組成的搜索隊伍進入森林,本來是要找豬,現在還要找人。因為要找人,驚動了蘭正義,蘭正義帶來的鄉派出所的全體警員和消防人員。當然,還有一只警犬,以及若干只村民家中品種不純的攆山犬。

    “找豬和找人兩件事碰在一起,開干!”蘭正義一聲令下。

    山大了,再多的人也自然就少了。本來計劃的地毯式搜索不奏效,所有參與此次搜尋的人員在林中鋪撒開來,往森林深處找。邊走邊喊,這邊的人喊著玉旺,那邊的人學著豬叫。

    “玉旺這個小女子怎么這么能跑呢!這么多人找都還找不到。”

    “都快找了一天了,怎么還找不到?”

    發順、老巖和二黑又聚在一起,跟在隊伍的最后面,他們三人又一樣了。漫不經心。

    “發順,婆娘跑丟了,你怎么一點都不心焦?”

    發順:“死了最好,這瘋婆娘!”

    “發順,我勸你還是好好找找,沒了婆娘怎么過日子。

    發順:“那瘋婆娘是李發康弄丟的,他要負責。”發順將責任推脫得一干二凈。此時李發康正帶著人在林子深處找,聽不到。

    “發順,你是個畜生。”李發康在心里說。

    進山搜尋的隊伍在山中一直搜尋到傍晚依舊是毫無頭緒,唯一的收獲便只是越往深處走,地上散落的豬糞越多。村民跟蘭正義打趣:“蘭鄉長,派出所該發槍了,不然這野豬又要下山禍害人了。”蘭正義:“莫要扯卵,找人要緊。”“不過要說玉旺這小女子進山也應該走不了多遠,怎么就找不到呢?”警犬在嗅了玉旺的衣服氣味汪汪汪撒出數里后也在山中喪失了氣味的方向,眾人不禁為玉旺的安危擔憂起來。

    村民甲:“林子里有豺狗和豹子!”

    村民乙:“林子里有吃人的狗熊!”

    村民丙:“林子里還有大黑野豬,也吃人!”

    村民甲乙丙代表群眾的聲音,代表群眾的猜測里玉旺的死因。因為找了一天了,絲毫不見玉旺的蹤跡。

    蘭正義中斷眾議論:“干部留下連夜找,村民回家,今晚找不到,明天接著找。”

    村民回村,山中入夜。蘭正義、李發康等一眾干部繼續留守山中,人命關天。消防和民警打著大電筒在前,蘭正義和李發康打著小手電跟在后面。山中的夜里幽冷,林中的每一絲響動都會被放大得詭異。

    “嗷嗷嗷!”豬叫聲在夜里響起。

    “你們聽,豬在嗷嗷叫!”

    “果然有豬在嗷嗷叫!”

    眾人聞聲,手電筒齊刷刷朝著嗷嗷叫聲的地方照,眾人朝著手電筒照到的地方奔跑。約估摸半小時后,離嗷嗷的叫聲越來越近。手電筒所照的灌木叢中因為反射亮起數十雙小燈泡:“是野豬,很多的野豬!”有人驚喊。嗯,是的!灌木叢中亮起的小燈泡正是野豬群的眼睛反射著手電筒。與野豬在夜里不期而遇,眾人愕然。野豬在夜里被強光所照,怔住三秒。待野豬回過神來嗷嗷往漆黑中逃的時候,眾人還在愕然中。

    “還愣著干嘛?追上去。”李發康喊,眾人打著手電筒追上去。

    森林,尤其是夜里的森林,那絕對是屬于野物的領地。野豬群往山頂上竄,眾人跟在后頭追。野豬群至山頂,野豬群向下翻下了山梁子后不見了蹤影。蘭正義和李發康跟在最后,氣喘吁吁跟上來

    蘭正義:“大半夜的跟著野豬瞎追什么?萬一野豬轉過頭來咬人怎么整!”

    李發康喘著粗氣:“你看見了沒?野豬群里夾著一頭白豬?”

    蘭正義:“亂逼麻麻的!誰顧得上去看黑的白的?”

    李發康喊住一個民警問:“那你看見了沒,有一頭白豬?”

    民警:“沒有,光看豬眼睛了!”

    “你……唉……”李發康問不出個結果。

    “野豬群里夾進了家豬,家豬還不得被咬死!”

    李發康把手電夾在腋下,雙手揉了揉眼睛:“應該沒看錯啊!我就看見一頭白豬夾在黑野豬中間。”李發康再揉揉眼睛,一拍腦門:“我敢肯定有一頭白豬夾在里面!”李發康自我拍板,確定看見一頭白豬,此豬極有可能就是發順家跑丟的那頭建檔立卡豬。

    “那豬呢?”蘭正義打斷李發康。其實眾人與野豬群只不過在慌亂中照過一面而已。

    山中搜尋人員在夜遇野豬群的消息成為第二天早上人們的談資,議論紛紛的一致結論:發順跑丟的媳婦玉旺有極大的可能已經死在了山上,根據玉旺蹤跡全無以及野豬成群的事實可以正面得出悲慘的推測,玉旺死了,肉已經被野豬吃了,骨頭也被嚼碎。同時也得出一致的同情和憤慨:把發順這個畜生也丟到山上讓野豬嚼碎,李發康這個多管閑事的間接殺人犯也丟到山里。

    發順在玉旺走丟次日,又伙同著老巖二黑,呼呼大醉。仿佛丟了的不是他的媳婦。呼呼大醉時堅持的醉話:“玉旺,是李發康弄丟的!必須由李發康負責。”

    李發康領著人在山中繼續找,他走在最前面,背后是千夫所指。

    一天一夜的山中引亢,留守山中一天一夜的搜尋人員累得夠嗆。鄉長蘭正義糊弄個理由一大早就回了鄉上,其余搜尋人員散在地上,橫著,倚著,側躺著。玉旺山中走失,誰都沒法安寧。

    隨著玉旺走丟的時間拖長,這支搜尋隊伍的規模不斷擴大。第二天,相鄰的幾個村的勞力加入進來。第三天,縣上派來一支專業的消防隊員。地毯式的搜尋在玉旺走失后第三天正式形成,林中已撒出去千余人。可是在千余雙眼睛之下,絲毫不見任何一絲有關玉旺的蹤跡。縣上每天的指示大相徑庭——設法減小這事的影響。但是這事沒法不大,這種類似于人間蒸發的音訊全無讓這場千余人找一人的事件無邊擴大,一直寂靜冷清的山林在大規模的人群介入之后變得熱鬧又沸騰。

    不斷加長的失蹤時間消耗著李發康的耐性,在山中堅持三天三夜的李發康灰心喪氣,心里打著突,腦子發著木。眼前一黑,累暈之前仍然不屈從:“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如果搜尋的第一天是人和豬一起找,第二天就是單純的找人,第三天第四天就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尸。而第五天,千余人期望著在林中張大鼻孔單純地尋找一具發臭的遺體,以告結這件費時費力的搜尋。可是沒有,什么都沒有。

    人們認為的玉旺的死訊滿天飛的時候,發順不得不接受玉旺已死的現實。酒越喝越發酸,接受死訊就意味著不得不悲傷,發順不敢再扯著嗓子喊一個死人瘋婆娘了。

    所以發順從村子一路哭喊著上山去:“狗日的李發康,你還我玉旺。”

    發順的這種哭喊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像是走走過場,在散落著千余人的林中哭嚎一氣后,被老巖和二黑鉗下山去。把悲傷哭喊出來不一定有緩釋功能,不過能博取同情,這是發順的目的。暈倒被抬走的李發康自然而言成為發順這個可憐之人可憐的可恨制造者,這是一致認為,不可說服。

    無所謂始,也無所謂終。發順,老巖二黑三人又繼續成為一體,喝上了酒。

    老巖:“給玉旺立個牌位供一下吧?”

    發順又開始醉話:“不弄,浪費香火。明天去告狗日的李發康。”發順又開始盤算著。

    二黑:“嗯嗯,人命,賠死狗日的李發康。”


    玉旺走丟的第十天。

    縣委書記唐松的辦公室熱鬧非凡,名為接待失蹤者家屬,實則是發順率領著老巖和二黑在這里賴作一團。發順的小盤算,以一條人命為籌碼,肯定能在這里吃到一些甜頭。唐松冷著臉,尋找著解決之法。辦公室的皮沙發上,二黑穿著污兮兮的襪子蹲在上面,老巖靠著。抽煙,吐痰。發順翹著二郎腿,假裝喪妻之痛。對,是假裝。

    發順:“唐書記,都是李發康弄的鬼,我要一個說法,我家媳婦死的不明不白。”

    唐松冷著臉:“你媳婦不是沒死嗎?”

    發順:“那么多人找了十天都找不到,跟死了有什么區別。”

    發順繼續一臉哭相:“唐書記,建檔立卡豬是李發康發到我家的,換豬迎檢的豬也是李發康買的,我那可憐的媳婦也是因為李發康才弄丟的……”

    二黑和老巖附和:“是啊,是啊,我們可以作證,都是因為狗日的李發康。”

    唐松好言細語:“我們縣里會仔細研究這個事情,盡快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

    發順無賴:“我們好不容易來一次縣里,今天必須要一個說法,不然就不走了!”

    唐松無奈,也只得繼續見證三人的無恥:“那說說吧!你們的意見。”

    發順憤憤:“李發康促我媳婦和我離婚,我媳婦才跑丟的,一定要處理他。而且李發康買到我家迎接檢查的豬,我希望政府可以幫我變成錢……以后……政府再有什么發豬崽發雞兒的,直接幫我變成錢發給我……還有就是……我媳婦死了,政府方面多少給點賠償……”

    唐松一聽發順一口氣說出一系列無理的要求,冷著的臉轉黑。“啪!”一拍桌子:“死了婆娘還狂了小鬼?李發康的事情我們縣里會處理,你們的意見我們也會開會討論。現在,請你們出去,我們要開會了!”唐松對三人下著逐客令,不過三人絲毫不見要走的意思。唐松無奈,打通鄉長蘭正義的電話憤憤:“蘭鄉長,快來把發順他們帶回去。”轉而對坐在沙發上的三人說道:“你們喜歡待就待著吧!我要開會去了。”

    “唐書記,唐書記!”三人看著唐松的背影。

    還是唐松辦公室內,二黑:“發順,你狗日的不會說話!”

    發順:“要怎么說,我說的都是實話嘛!”

    老巖:“本來可以弄點補償款的,現在完蛋了。”

    三人又開始百無聊賴沒有結果的內斗。

    玉旺走丟后的搜尋工作在搜尋十二天無果后宣告結束,玉旺成為失蹤人口。李發康是躺在病床上被當做問題處理的,扶貧的母豬丟了,是工作的錯誤。處理基層問題的時候用不當的手段造成嚴重的后果,這是嚴重的工作錯誤。數錯加在一起,發順成為特別嚴重的,可以作為其他干部引以為戒的反面典型。革去公職——當李發康聽到縣上給自己的處理意見的時候,李發康瞬間釋然:“唉!”長抒一氣:“就這樣吧!”期間,發順率領的老巖和二黑三人的無賴隊伍從鄉上到縣上再到市上,鬧遍了所有他們認為可以管到這件事情的部門。以至于從鄉上到縣上再到市上的各個部門都一致認為——此人,無賴。避之不及。

    卸去公職之后的李發康倍感輕松,他要離開這個地方。插手別人的家事從而導致別人媳婦跑丟了,他已背負著千夫所指的罪名。解釋不清,不可說服。當李發康身無一物坐上離開的客車的時候,那個消失數月音訊全無的玉旺從山里回來了。

    嗯,沒說錯!那個跑進山林里失蹤數月的玉旺,那個千余人搜尋而不見的玉旺回來了。一同和玉旺回來的還有那頭所謂的建檔立卡母豬種以及母豬身后跟著的一群小豬崽。母豬嗷嗷嗷,小豬呀呀呀,被玉旺趕著穿村而過。這一天,村里的人打開大門,玉旺和豬回來,像戰士凱旋。

    “玉旺不是死在山上了嗎?怎么回來了?”

    “怎么還趕著豬回來了?還有一群小豬崽子。”

    “那群小豬崽是小野豬呢!”

    “肯定是小野豬,大概是那母豬跑到山上跟野公豬配的種!”

    “不是,玉旺不是死了嗎?怎么又回來了?”問題又回到原點。

    玉旺和豬繼續在村中穿行,一路走,背后跟著的人越來越多,都想看一看這個失蹤在林中數月的女人。

    玉旺趕著豬回到家中的時候,發順剛打包好行李,他準備到省里去上訪。大門開,見玉旺進門,發順一愣,接著一驚:“啊!你他媽不是死了嗎?”趕進院子里的豬嗷嗷,見玉旺不回話,發順大聲吼道:“你他媽不是死了嗎?怎么回來了,沒死成?”玉旺的嘴嘟囔了幾下,發聲:“李……李發康……在哪?”見玉旺回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李發康,發順憤憤:“李發康都他媽差點把你害死了,你還跟我提他?”發順揮手欲打玉旺。

    不過這次發順失算了。“啪!”玉旺響亮的一耳光抽在發順臉上。挨了一巴掌的發順發著懵捂著臉向后退卻:“這瘋婆娘,真的瘋了!”天旋地轉,天旋地轉,這里的天旋地轉指的是發順在捂著臉的瞬間看到門外奚笑的人群。這當然很讓人沒面,發順在此時酸軟,攤在地上。世界仿佛倒置,然后變了個色。

    “李……發康……”

    從山中歸來的玉旺變得強硬,但是依舊癡傻。不過人們改變的說法,玉旺這是淳樸的無害。玉旺吆喝著從山中帶回來的豬群,沿著山路走,最終被林海淹沒。

    列車向東走,駛出南高原,革去職務的李發康在車上。換個環境也許是種逃離,而逃離偶爾是逃命。列車向東走,李發康的電話響,接通,鄉長蘭正義的聲音:“發康啊!誤會啊!誤會,發順家媳婦回來了,建檔立卡豬也回來了!”

    李發康并不驚訝:“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蘭正義:“我們鄉里和縣上已經更正了對你的處理,你可以回來了!”

    “……”電話那頭李發康不作聲。

    蘭正義接著說:“發順媳婦回來,帶回來建檔立卡豬,還領回來一窩野豬的雜交崽子。鄉上準備在村里建立一個野豬雜交的示范基地。”

    “……”李發康還是不作聲。

    蘭正義接著說:“回來吧!村里的工作需要你!”

    “嘟……嘟……嘟……”電話忙音,李發康掛斷電話,列車駛出高原。

    “唉,累了!結束了!”李發康自言自語,倚著車窗,睡去。


    現在,我經常在電話里喊李發康:“嘿,倒霉蛋!”

    他回:“滾球!說人話!”

    我:“爸!”

    他現在在沿海的某個城市的建筑工地,有時候扎鋼筋,多數時候扛水泥。

    我:“爸,村里的野豬養殖場弄起來了!村里的人都順利脫貧了。”

    我爸李發康:“那就好,現在國家政策那么好,好好過日子比什么都強!”

    我接著:“玉旺養殖場的每一頭豬,都是我爸!”

    玉旺管養殖場的每一頭豬,都叫做李發康。

    (全文完) 


    李司平曾獲獎項:

    第五屆全國大學生野草文學獎散文一等獎

    第七屆中國校園雙十佳詩歌獎

    首屆東西方詩人獎·大學生詩歌獎

    第六屆野草文學獎散文一等獎

    第六屆野草詩歌獎

    第三十五屆櫻花詩歌獎

    第四屆廣西網絡文學大賽一等獎

    第九屆包商杯全國高校征文小說一等獎

    作品收錄于《中國詩歌生日大典》《中國高校文學作品排行榜》《詩無邪》《新詩維》《90后詩群》等文學出版書籍。散文集《一婉普洱》入圍中國作家協會文學扶持出版項目,詩集《作為意志所表象》正集結出版。


    如你們所說嗷嗷叫是奇文,李司平是怪杰也。告訴我們,脫貧不但是民生工程,更是人心人性文化大舉動,牽扯到移風易俗、農村建設、工作作風、鄉村黨建。開始看起來心怦怦然,無賴無奈,難救難幫,洋相比待宰的豬還令人哭笑不得。天啊。豬至少不會誣賴他人。結尾處的華麗轉身,令我雀躍歡呼,一下子,唐代傳奇,聊齋志異,歐·亨利,浪漫游仙,拉美魔幻,道法自然,中外葷素全席都上來了。尤其是神秘的女主人公玉旺,一個嘴巴煽得萬民歡呼,一群豬都名叫李發康,并且出來個‘我’,管發康叫爸。我都想找個主兒哭爹了……祝賀你才主選刊之政,便如此精彩。天助徐坤,俺們都嗷嗷叫咧!

    ——當代著名作家 王蒙


    李司平是一個奇才,《豬嗷嗷叫》是一篇奇文。

    ——《小說選刊》主編 徐坤


    語言樸實而幽默,是一篇諷刺意味很強的現實主義小說,以村民殺豬不成的鬧劇為中心,較為全面而深入地展現了當代鄉村生活的種種問題,和某些可能的解決方式,具有很強的現實性。

    ——北京大學中文系主任 陳曉明


    《豬嗷嗷叫》這篇小說,挺難受的一件事作者寫得很歡快,黑色幽默那種的歡快,各色人等紛紛粉墨登場,直擊當下生活中的煩亂,呈現生活的痛感。技法成熟,結構穩妥,作者在全文構架、敘述上嫻熟酣暢張力十足,支持并贊賞這種現實主義的作品。

    ——作家網媒體部主任 劉不偉


    小說敘說了一個關于扶貧脫貧的故事,非常貼近現實的底層生活。小說敘事簡練有力,筆法妙趣橫生,作者以荒誕魔幻的筆觸把心酸故事描述得愉悅;各種“小人物”一一登場,形神兼備,跳躍紙上;情節設計合理,細節描寫精到,主題鮮明、向上。這是一篇生活氣息濃郁,讓人難以釋懷的現實主義好作品。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 吳子林


    看似很魔幻,其實很現實。這篇小說以充滿魔力的語言,工筆描繪了南高原大山深處一個小村子當下的生活圖景。這既是一個炊煙裊裊的現實村落,同時也是一個自然界的隱秘場域。這里的人,這里的豬,這里的綿延無邊的山林,讓我們感到似曾相識,又特別陌生。那只嗷嗷著亡命奔逃的豬,與逆來順受的憨婆娘玉旺,讓人傻傻分不清楚誰才是被馴養的家畜;那些無精打采、好吃懶做的村民,與殫精竭慮、苦口婆心的扶貧干部,讓人渾然不覺哪個才是生活的強者,哪個才是應該被扶助的對象。作者猶如一個山中智叟,漫不經心地給我們講述了一則寓言。本想扮作一個拯救別人的使者,卻時常讓自己處于更加窘迫的境地。我們每個人大抵都是如此。面對周遭混亂的世界,許多時候我們都無能為力。

    ——最高人民法院影視中心主任 田水泉


    《豬嗷嗷叫》是一篇現實主義的好作品,接地氣,關注社會,直面生活,有疼痛感。作為年輕的大學生作者,能如此深切關注自我之外的他人生活實屬難得。這篇小說技法相對比較成熟,全文在結構、語言、敘述上有一種不拘一格、鮮活恣肆、蓬勃生長的力量。

    ——《中國作家》主編 程紹武


    豬在嗷嗷叫,人在靜靜思。一頭扶貧的豬,一頭民俗的豬,一頭文學的豬。

    ——中國教育電視臺副臺長 陳宏


    冷幽默的開端,喜劇似的沖突,開放性的結尾,無不透視著對形式主義的差評,對官僚主義的批判:“豬從北方來,帶著在南方繁衍生崽,脫貧致富的初衷……”

    初讀此篇作品時是早晨,伴著初陽,一邊閱讀,一邊在忍俊不禁中拍案稱奇……因為太長,整個早晨的時光沒能完成閱讀的任務。

    再讀該文時,是在子夜時分,夜深人靜之際,總有閱讀時的會心笑意充溢天庭,在思索中感到一種滄浪奔騰的意念……這是《豬嗷嗷叫》給人的直觀感覺,冷幽默有時是需要智慧和膽識的。

    豬似人生,人為豬忙。可事與愿違,養豬的人好吃懶做,不愿依靠勞動創造財富。故事從擬人化的母豬被殺寫起,再到人性化的母豬與人同歸鄉村人的視野終結,圍繞逮豬、殺豬,與豬對抗,母豬逃跑,興師動眾地找豬,再到人仰馬翻地找人……一系列豐富多彩的人物與情節推進小說的進程,讓讀者走進豬的人生,感受人的世界,是悲嘆“上面政策好,有人念歪經”的素描寫實,好在人的精神總是蓬勃著一派生機的!

    發順的無賴,媳婦的覺醒,李發康的逃離現實和知錯就改的鄉村干部,一群農村人物的眾生相,在變革中求變思富,向往美好生活的寄托在風俗景觀中彌漫開來……作者富有深厚的藝術底蘊,文筆老辣獨到,觀察生活和描繪細節并提煉主題亦入木三分。

    ——中央新影集團導演 鄭曉佳


    (編輯 羅鋼)

    (審核 李正紅)

    推薦閱讀: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 版權聲明:
  • 1、本網站所有內容,凡注明 "來源:文山新聞網" 的所有文字、圖片、頁面的版式、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文山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

    2、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轉載或引用本網版權所有之內容須注明 "轉自(或引自)文山新聞網" 字樣,并標明本網網址 www.kzdaei.icu。

    3、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4、對不遵守本聲明或其他違法、惡意使用本網內容者,本網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 202939, 脫貧攻堅, http://www.kzdaei.icu/p/202939.html, 2019-01-21 11:26:47, Array211429, 四風建設, http://www.kzdaei.icu/p/211429.html, 2019-07-26 10:49:21, Array202941, 民族團結, http://www.kzdaei.icu/p/202941.html, 2019-01-21 11:28:41, Array202942, 環境保護, http://www.kzdaei.icu/p/202942.html, 2019-01-21 11:29:15, Array202940, 精神文明, http://www.kzdaei.icu/p/202940.html, 2019-01-21 11:27:33, Array
    2018长沙怎么跑滴滴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