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新聞網

  • 文山州官方門戶客戶端

  • 文山日報微信公眾號

  • 云南通文山黨政客戶端
  • 頭條
  • 文字要聞
  • 專題頻道
  • 掌上直播
  • 文山日報
  • 七都晚刊

  • 登錄文山日報媒體云賬號

    一蟲一世界

    發布時間:2019-10-14 14:30:56   作者:   點擊量 (4030)  

    今年7月,劉海春到丘北縣參加第九屆普者黑筆會。筆會上聽了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孫道榮的講課后,劉海春意猶未盡,他課后去找孫道榮學習,還把他拍攝的昆蟲照片拿給孫道榮看。看著照片中那些平時肉眼無法看到的昆蟲的美,孫道榮著迷了,兩人一拍即合,當場約定一人拍圖一人寫稿,合作創作。筆會結束后,兩人共同創作了《切葉蜂的搖籃曲》《拉鏈蟲》《秀珍西瓜》《兄弟連》等作品,從8月17日開始,以“昆蟲記專欄”的形式在《羊城晚報》陸續發表。目前,已經發表了7篇17幅圖片。

    兄弟連——麻皮蝽若蟲

    幾乎每個周末,劉海春都戴上帽子,背著相機,滿世界地找蟲,拍蟲。

    云南山高水長,動植物種類繁多,昆蟲,自然也不例外,你幾乎可以隨時隨地遇見它們,聽見它們的鳴唱。不過,將它們拍攝下來,卻不是一件易事,還沒有一只蟲能像人那樣,擺好pose,等你拍攝。蟲不會配合你。你得有足夠的耐心,找到它們,將微距鏡頭對準它們,這才有可能捕捉到蟲世界的精彩瞬間。

    劉海春已經練就了這個本事,他能在一片樹葉前,一蹲幾十分鐘,手里端著相機,一動不動地盯著一只蟲,等它醒來,等它在樹葉上游走,等它蠶食樹葉,或者,等它振翅飛起那一瞬。他只是偶爾輕摁一下快門,從不用連拍,他覺得,快門的“咔嚓”聲,是對一只蟲不禮貌的驚擾。所以,他的鏡頭之下的蟲們,表情、動作都自然而愜意,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成了主角。

    臉譜——蝴蝶蛹倒掛在一株植物上

    蟲子的世界很精彩,蟲子的世界很無奈 

    這些“主角”,都是有故事的。

    一天,劉海春在一處灌木葉上,看到了一粒蟲屎一樣的東西,便用手輕輕碰了碰,“蟲屎”從灌木葉上翻滾落地,原來是一只裝死的蟲子。他隨手拍下了它。晚上回家在電腦上放大了看,驚訝地發現,它的后背竟然有一條天然“拉鏈”,遍查資料,原來是瘤葉甲蟲。可這是一只“死蟲”,毫無美感和情趣可言。

    次日,他再次入山,找到那片灌木叢尋覓,在一片葉子上,找到了一只正悠閑地散步的瘤葉甲蟲,背上的“拉鏈”清晰地呈現在眼前。劉海春端著相機,對準它,拍下了它漫步的樣子。突然,瘤葉甲打開了“拉鏈”,露出了薄如蟬翼的翅膀,振翅而飛,劉海春趕緊摁下快門,將瘤葉甲蟲這一連串讓人眼花繚亂的動作,都拍了下來。這組照片在朋友圈發出后,他的朋友們都被這只美艷的“拉鏈蟲”驚呆了。

    金蟬脫殼——沫蟬從殼中鉆出

    因為長期拍攝昆蟲,劉海春對各種昆蟲的生活習性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發現,在昆蟲的世界里,與人類世界一樣,有愛,也有恨;有苦,也有樂;有恐懼,也有希望。

    一個漆黑的夜晚,在手電筒的光照下,劉海春看到了一只螽斯伏在草葉上,正在蛻皮,它身上的皮已經蛻出,現在,它在用嘴拉長長的觸須,這是最后一步了。劉海春靜靜地等待它,以為這應該很簡單,一會兒就可完成。未曾想,螽斯拉一下,停一下,再拉一下,再停一下,用了足足一個多小時。可能一方面是蛻皮的疼痛,另一方面,它要防著天敵,以免剛剛蛻了皮,就成了天敵鮮嫩的美味。劉海春不禁生發感慨,做蟲、做人,成長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劉海春鏡頭之下的昆蟲世界,有時是靜謐的,有時是熱鬧的;有的是熱情奔放的,有的是孤獨寂寞的。很少有人留意昆蟲的世界,我們以為一只蟲除了鳴叫,除了進食,似乎就沒什么內容了,那是因為我們對蟲世界的無知和偏見。蟲亦有蟲的生活,蟲的情感,蟲的故事,而且,它們的世界,因為數量龐大,種類繁多,因而也比我們人類的世界,往往更加繁雜,生動,而有趣。

    愛——交尾中的鹿蛾

    在拍蟲過程中,劉海春有時也會犯難,不知道在弱肉強食的昆蟲世界,他該不該插一手。有一次,他看見一只蜻蜓被蜘蛛網網住了,怎么掙扎也無法擺脫蛛網的束縛。劉海春知道,蜘蛛辛苦地編織和等待,也是為了生存。但看著蜻蜓痛苦的掙扎,劉海春還是傾向了幫蜻蜓一把。拍了幾張照片后,他輕輕將蜻蜓從蛛網上救了下來,蜻蜓飛向了遠處。

    還有一次,他在拍一只草葉上的螳螂,無意中看到旁邊草葉上,一只螞蟻和一只蚊子正在惡戰。劉海春立即將鏡頭對準了它們。螞蟻要把蚊子變成晚餐,死死咬住蚊子的一條腿,向后拖動,蚊子則拼命地掙扎,試圖逃脫蟻口。幾個回合后,趁螞蟻松懈,蚊子扇動翅膀,死里逃生,飛向了空中。這一次,劉海春沒有選擇去幫誰,而是全程記錄下了這場昆蟲界的生死搏斗。


    不是昆蟲的“證件照”,而是“生活照”

    一個人只有癡迷于一件事,才有可能將這件事做到極致。

    吻別——竹節蟲在蛻殼

    劉海春現在拍蟲,用的是尼康D810,老蛙100鏡頭和狂人微距雙頭閃光燈。這套相對專業的攝影工具,使他能夠更清晰地看到昆蟲的微觀世界,并將它們最精彩的瞬間捕捉下來。找蟲,拍蟲,幾乎構成了他全部的業余生活。他的孩子,因為他拍蟲而認識了很多昆蟲,現在只要見到蟲子,他們總要蹲下來,認真地觀察,興奮地喊爸爸快來拍照。就連年邁的父母也受其影響,見到后院里飛來什么蟲子,也會趕緊告訴他。

    他鏡頭之下的昆蟲,與很多昆蟲專家的拍攝,又是不一樣的,更多的人拍的是昆蟲的“證件照”,而劉海春拍攝昆蟲,卻是努力去展示和表現昆蟲的行為、形體和昆蟲的美。他的鏡頭之下的昆蟲,不是靜止的,更不是“擺拍”的,而是自然的、生動的,是有故事和趣味的,有生命和尊嚴的。劉海春的微信朋友圈,幾乎成了昆蟲的世界。他希望通過一張張照片,能引發人們關注自然、關注微小的生命。這算是劉海春式的昆蟲記吧。

    秀珍西瓜——刺蛾幼蟲

    劉海春現在主要在家鄉云南拍昆蟲,拍攝時間多選在清晨和傍晚。他說:“早上蟲子出來覓食,吃食物的時候安靜,加上一夜有露水,好拍。太陽出來了,很多蟲子翅膀上的露水干了,飛得太快根本拍不了。晚上也一樣,好些蟲子都是晚上活動。”

    劉海春目前拍的,主要有鞘翅目、螳螂目、蜉蝣目、蜻蜓目、直翅目等,都是較為常見的昆蟲,他希望有一天,能到全國各地、世界各地去拍攝更多的蟲子。

    筆者在云南的普者黑參加的一次筆會上,巧遇了他。矮小,瘦削,膚色黝黑,很干練的樣子。他是鄰近的硯山縣的文聯副主席,云南省作家協會和攝影家協會的會員,工作之余,喜歡寫詩,當然,最喜歡的還是攝影。

    (孫道榮\文 劉海春\圖)

    (編輯 駱麗)

    (審核 李正紅)

    路過——毛毛蟲從盾肩普緣蝽的空卵旁經過

    拉鏈——瘤葉甲在樹葉上爬行

    搖籃曲——切葉蜂落在藤尖上

    蝸牛的螺旋——蝸牛在一株植物上爬行



    推薦閱讀: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 版權聲明:
  • 1、本網站所有內容,凡注明 “來源:文山新聞網” 的所有文字、圖片、頁面的版式、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文山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

    2、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轉載或引用本網版權所有之內容須注明 “轉自(或引自)文山新聞網” 字樣,并標明本網網址 www.kzdaei.icu。

    3、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4、對不遵守本聲明或其他違法、惡意使用本網內容者,本網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 202939, 脫貧攻堅, http://www.kzdaei.icu/p/202939.html, 2019-01-21 11:26:47, Array211429, 四風建設, http://www.kzdaei.icu/p/211429.html, 2019-07-26 10:49:21, Array202941, 民族團結, http://www.kzdaei.icu/p/202941.html, 2019-01-21 11:28:41, Array202942, 環境保護, http://www.kzdaei.icu/p/202942.html, 2019-01-21 11:29:15, Array202940, 精神文明, http://www.kzdaei.icu/p/202940.html, 2019-01-21 11:27:33, Array
    2018长沙怎么跑滴滴赚钱